新闻中心

欧洲的氢能战略,我们借鉴什么?

      欧洲对环保的要求比较高,比如,欧5标准实施时间早于国5。欧洲发展氢能源汽车也比我国早,奔驰汽车公司在数年前就研发出可以量产的氢能源汽车,甚至比丰田的Mirai还要早。尽管德国几大汽车公司最终偏向纯电动汽车,但欧洲并没有放弃发展氢能产业,欧洲的氢能战略对我国有什么借鉴意义? 

      12月4-5日,“2020中国(四川)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高峰论坛暨《车用氢能蓝皮书(2020)》发布会”在成都举办。德国国家工程院院士、欧中氢能与燃料电池协会主席雷宪章的演讲拓宽了大家的思路。 

       欧洲的能源转型始于上世纪80年代德国人提出的弃核,核反应堆会产生核废料,这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。如今欧洲不仅弃核,弃煤也达成了共识。德国将在2022年实现无核电,比利时的时间定在2025年,荷兰定在2033年,法国,芬兰,西班牙等国还没有决定时间。截至2019年,煤炭与核电在欧洲一次能源中所占的比重分别为14%和13%。到2040年,煤炭必须全部被取代,核电的比重将会减少2/3。 

       欧洲曾经兴起过光伏发电,由于输电走廊建设困难重重,风电光伏消费受阻。因此,氢能受到重视,欧洲制定的战略目标是,绿氢优先,蓝氢辅助,绿氢是发展的重点。到2050年,氢能占能源的24%,相当于2251亿千瓦时电能。 

       在总体目标之下,欧洲还制定了分阶段的目标规划。2020~2024年,欧洲水电解制氢装备容量为6GW,每年生产100万吨绿色氢气;2025~2030年,欧洲及北非电解制氢达到40 GW+40 GW,年产氢达到1000万吨;2030-2050年,氢将大规模的用于难以脱碳的行业,氢能占能源的24%。 

       欧洲的氢能战略有三大支柱,一是以能源效率为核心的循环能源系统,充分再利用废热废水等能源;二是以清洁能源为基础,在终端领域大力推进电气化 三是对于难以实现电气化的领域,如工业过程,重型卡车,铁路,航空和海上运输中使用绿氢。

       为实现欧盟的氢能战略,欧洲也制定了氢示范工程,试点工程及研究基地128项,其中63项已投运,比如,北海风电“氢岛”项目,欧洲加氢站网络示范工程“H2ME”,该项目是2015年至2022年建设第1个欧洲加氢站网络,覆盖北欧,德国,法国,英国及荷兰。2019年已建成加氢站177座,其中德国87座,2020年达到100座,2025年可达到750座。 

       为实现欧盟的氢能战略,欧洲也制定了氢示范工程,试点工程及研究基地128项,其中63项已投运,比如,北海风电“氢岛”项目,欧洲加氢站网络示范工程“H2ME”,该项目是2015年至2022年建设第1个欧洲加氢站网络,覆盖北欧,德国,法国,英国及荷兰。2019年已建成加氢站177座,其中德国87座,2020年达到100座,2025年可达到750座。 

       欧洲天然气网总容量为361立方米,假如氢气混合比例为10%,则可以存储100亿千瓦时的氢气。欧洲还准备充分利用盐洞和枯竭的气田做储氢库,欧洲180亿立方米的盐穴可存储约40亿千瓦时的亲戚。 

      德国的GET H2项目是综合氢能用能示范。该项目将建设130公里的纯氢输送管道,采用800度高温电解制氢,高温不仅用于电解制氢,废热还用于解决社区的供热,该项目采用SOFC+燃氢轮机纯氢发电,这种方式发电不需要贵金属。因此在发展氢能的过程中,不仅要重视质子交换膜的技术,也要重视SOFC技术。


      四川天采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专业从事气体制备、分离与净化提纯技术的研发与工程转化。公司的制氢技术包括天然气及轻烃类制氢、甲醇制氢、煤制氢、沼气净化制氢、工业副产氢气(PSA)等。